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快讯 健康

旗下栏目: 教育 体育 网络 军事

主页 》军事

【环时深度】“鲲鹏”九万里,航迹遍全球

来源:网易 发布时间:2022-07-23 13:09:53
摘要:【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龙德勇 张文龙】 在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团荣誉室,一张标有红旗的航迹图格外醒目:汤加、俄罗斯、韩国……一条条跨国航线,展示出该团官兵驾驶运-20在世界的天空上留下的航迹。这

【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龙德勇 张文龙】 在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团荣誉室,一张标有红旗的航迹图格外醒目:汤加、俄罗斯、韩国……一条条跨国航线,展示出该团官兵驾驶运-20在世界的天空上留下的航迹。这些航迹是人民空军奋飞强军的战略标识,同时也是以实际行动彰显中国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积极贡献力量。该团飞行员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发展,是世界和平力量的壮大,作为一名运-20飞行员,最精彩的时刻是下一次飞行任务,尤其是去陌生地域执行任务,在圆满完成任务的那一刻,既有“强军有我、强国有我”的荣誉感和使命感,也能强烈感受到有强大祖国作为支撑的自豪和骄傲。

【环时深度】“鲲鹏”九万里,航迹遍全球

【环时深度】“鲲鹏”九万里,航迹遍全球

运-20具有划时代意义

运-20飞机是我国自主研制的首款大型、多用途运输机,可在复杂气象条件下执行各种物资和人员的长距离航空运输任务。2013年1月,空军试飞员驾驶运-20飞机成功首飞。2016年7月6日,运-20飞机正式列装空军航空兵部队,标志着空军战略投送能力迈出关键性一步。

因为航程远、载重大、速度快,运-20官方代号“鲲鹏”,又因其机体外观宽大圆润,网友对它的爱称是“胖妞”。从诞生之日起,“胖妞”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外界高度关注,成为当之无愧的“网红”。

对于和“鲲鹏”朝夕相处的飞行员来说,时间越久,和它在一起的感情就越深厚。飞行二大队大队长周函非常喜欢这个“灵活的胖子”,无论是起飞、降落,还是课目训练、执行任务,运-20都给他带来稳定和踏实的感觉。“运-20颠覆了传统型飞机的设计理念,飞机性能更加贴近实战,实施战术动作,完成指令性的战术操作更为流畅。”

周函介绍说,“运-20最为明显也最为直观的一个变化就是操作更为简便,传统运输机的操作台面上仪表是指针式的机械仪表,飞行员需要对各种数据进行动态监测。而现在运-20采用了电传操作系统,在外形设计、作战效能、飞行操控等多方面,都较以往有了很大的提升。”有1500小时飞行时长的副驾驶夏雄此前驾驶过运-8等不同机型,他感到,运-20和自己此前驾驶的中型运输机相比是时代跨越,“运-20智能化、自动化程度非常高,从设计到理念到座舱环境都是世界先进水平。”

作为实现空军战略转型、提高战略投送能力的关键装备,运-20的列装对于飞行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飞行员不再仅仅是单纯驾驶员,而是一名飞机管理者,要对飞机整个平台的资源进行综合管理。夏雄说,“运-20飞机由传统的多人制改为两人制飞行,意味着飞行员要承担飞行、领航、通信等多个角色的工作,这就要求我们知识面要更加宽泛,吃透飞机构造原理和内在逻辑,真正实现人机合一。”

2019年11月8日,习主席出席庆祝空军成立70周年主题活动时,鲜明提出“把人民空军全面建成世界一流空军”,激励全体官兵不断创造新的更大的业绩。

“接装35天首次夜航,46天上高原,5个月执行任务,7个月首出国门……”在全团官兵的努力下,运-20迅速形成战斗力。该团团长李彦感慨,运-20搭建起中国与世界人民交流的情感纽带,成为外界了解中国的“窗口”和展示中国军队形象的“名片”。

该团政委倪明在盘点他们换装运-20以来的航迹时总结说,从接装运-20至今,它的航迹已经“遍布亚、非、欧、大洋洲19个国家190多个军民航机场,这一道道航迹展现了大国使命和大国担当”。

远程、快速、战略投送

战略投送能力,是一个国家快速反应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衡量一个国家国防实力的重要标志。军用大型运输机则是实现一支军队远程快速战略投送的核心装备。

自2020年2月13日运-20搭载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人员和物资抵达武汉,首次参加非战争军事行动之后,运-20的曝光率就居高不下,创造并不断突破一个又一个纪录,空军战略投送能力得到充分检验。

2020年4月24日,中国军方派运-20向巴基斯坦军队紧急援助核酸检测试剂盒、防护服等疫情防控物资,这是运-20首次赴国外执行任务。接下来运-20在世界舞台上频繁亮相,并成为中国履行大国责任和义务的“名片”。

仅仅在2022年上半年公开报道中,运-20就先后多次赴海外执行任务。尤其是1月下旬,往返飞行两万公里,运-20编队为地震后的太平洋岛国汤加送去食品、净水器、帐篷等救灾物资,引起全世界瞩目。2月中旬,运-20运输机抵达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机上装载着检测试剂、制氧机等防疫物资。最近一次则是6月下旬,多架次运-20运载包括帐篷、毛巾被、折叠床等救援物资飞抵阿富汗喀布尔机场,对地震后的阿富汗人民进行援助。

作为机长,对于周函而言,赴海外执行运输任务是经常性的,对于飞行员的技术和心理都是很好的锻炼。但对于崭露头角的运-20而言,每次赴海外执行任务都是一次考验,在陌生空域、突发气象条件下的长途飞行能更好检验装备,他强调说,“我们完全信任运-20,但也做好了各种突发情况的预案。”

今年1月下旬,周函和战友驾驶两架运-20,经过一万多公里的飞行,将救援物资送达南太平洋岛国汤加。这是迄今为止运-20飞行距离最远的一次跨国投送任务。周函回顾这次飞行时表示,“我们提前做了很多规划和预案,太平洋气候复杂多变,针对各种气候条件都做了相对应的预案,对长航时耗油量做好精确计算。当时汤加还不时有余震和零星火山喷发,我们也做好了紧急情况下应急处置措施。”

夏雄参加了首次飞赴巴基斯坦运送抗疫物资的任务,这也是他改飞运-20之后首次赴海外执行任务。让夏雄印象深刻的是,与此前任务相比,他不仅是飞行员,还首次担任英语联络员。“驾驶运-20以后,新装备对飞行员的综合素质要求更高,我们需要掌握更多的知识技能。”尽管平时进行了大量练习,英语水平也不错,但对于是否能顺利完成出国任务,夏雄内心是忐忑不安的,压力非常大。事实证明夏雄表现很出色,最终顺利完成任务。

周函评价,每一次任务不一样,遇到的情况也不一样,所取得的经验和教训也不同,“我们每个人都有记事本,感受和体会随时都会记下来,为下一次更好地执行任务打下基础。”

谈及外界对“胖妞”的关注,夏雄说,“在执行任务过程中,我们一心扑在飞行上,没有其他特别的想法。但我感到解放军实力不断增强,极大地激发了大家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我想将来会有更多运-20执行各种任务,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赴海外执行任务面临严峻考验

无论是周函、夏雄还是他们的战友,履历有着多次执飞“首次”任务的介绍。事实上,每一次赴海外执行任务,都需要周密细致规划并要克服重重挑战。

根据介绍,接到飞赴海外执行的任务,首先要做大量准备工作,包括对落地机场的资料准备,飞行路线的设定和规划,飞行途中天气情况的预判以及各种突发情况的应对措施等。尤为特别的一点是,飞行员还要对落地国家的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进行了解。周函表示,“我们的一举一动代表的不仅是中国军队的形象,而且还是中国的国家形象,因此要从点滴做起,展现良好风采,传递和平愿景。”

事实上,每一次赴海外执行任务的时间都是非常紧迫的,飞行员在飞抵当地后,除了在机场卸货,加油以及与机场工作人员进行必要的沟通交流外,他们就要准备直接返航。

赴海外执行任务对于飞行员的心理和体能挑战是显而易见的。夏雄介绍,国外任务意义重大、关注度高,对于机组人员来说肯定有心理压力。在执飞汤加时,周函和战友昼夜兼程,“我们连续飞行横跨5个时区,还要跨越国际日期变更线。在此期间人体生物钟颠倒,非常容易疲劳驾驶,对体能考验很大。”

此外,在陌生空域,突发情况是最大的未知,如果在陌生机场遇到极端天气条件,挑战性更大。夏雄曾有过一次印象深刻的经历,“一次执行出国任务,我们在抵达落地国机场时发现机场上空云层特别低,能见度非常差。但当时没有备份油料,也没有备降机场,唯一的选择就是在该机场着陆。在这种情况下机组人员沉着应对、协同配合,最终安全落地。”

除了天气等不可控因素构成挑战,运-20在赴海外执行任务过程中也时常会遇到一些国家军机的伴飞,这需要飞行员及时做出合法合规的专业性应对。为此在赴海外执行任务时,飞行员还需要学习相关国际法以及国际通用规则,了解各国对军机入境的相关规定。

虽经历重重困难,但当飞行员将救援物资运抵他国时,所有辛苦和付出都感到值得。周函带着浓厚的感情回忆起一幕情景,“当驾驶写有‘中国空军’四个大字的运-20在异国他乡落地之际,当看到欢迎的人群,看到迎风飘扬的中国国旗,自己的内心非常满足,不仅是个人价值得到升华,也强烈体会到祖国才是我们最有力的支撑。”

2020年以来,空中机械师孔舰钊与战友驾驶运-20先后飞行30余架次,赴泰国、斯里兰卡、缅甸等9个国家、10个境外机场执行防疫物资空运任务。孔舰钊对国外媒体的很多评论印象深刻,“中国军事实力不是为了示强,而是为了扶弱;不是为了战争,而是为了和平”“中国的发展,是世界和平力量的壮大”“有中国在,我们不孤单”。

高光背后是高强度训练

事实上,除了极少数被外界关注到高光时刻,上高原、越戈壁、飞远海,不分昼夜……飞行员的日常就是在各种环境下进行高强度的飞行训练。据了解,运-20目前已经达到全地域、全天候的作战能力。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日复一日的训练是飞行员们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强大底气。

接受采访前,夏雄和战友们在对第二天要开展的训练课目进行飞行研究,商讨飞行方法。“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努力训练就是为了锻造胜战本领,随时准备出发执行任务。”

周函举例说,赴汤加空运需要不分昼夜地飞行,在人的生理和心理极限下完成任务,源于平时训练基础打得牢。“我们常会选择在后半夜、凌晨等时间段开展训练,训练课目包括常态化长航时、大载重、跨区远程机动训练等。这些常态化训练让我们具备全天候全空域执行任务的能力,也让心理和生理有了很强的适应性。”

夏雄和战友之所以能在云底高度低、能见度差的条件下顺利降落,也是源于高难度的日常训练。飞行员平时训练会特意设置在低高度、强干扰、气流多变的复杂环境下,连续进行超低空、大坡度转弯、机动突防等高难战术飞行。“我们在课目的设置上提高了训练难度,比如针对能见度差、风力大等恶劣天气状况进行针对性训练,提高飞行员的应对能力。”周函说,也就是在训练强度和难度上“加码”,把可能遇到的情况都提前进行训练,具备了应对能力,才能在执行任务时得心应手。

“金飞镖”是空军实战化训练的四大品牌之一,代表中国空军飞行人员突防突击能力的最高水平。2021年,该团首战“金飞镖-2021”检验性考核,周函所在机组精准判断风速、高度动态变化,以准时到达、精准着陆、“三无”空投的优异表现,从多种机型、数十个参赛机组中脱颖而出,斩获总分第一名,夺得“金飞镖”和 “优胜单位”双冠军。这是运输机首次参赛并获此殊荣。

周函介绍,“三无”空投就是在无指挥引导、无目标标识、无气象资料的情况下进行空投并命中靶标。“这种考核极具实战意义,在作战环境下进行‘三无’空投的情况会很常见。参加‘金飞镖’考核就是通过对战场数据、实时情况进行分析,拟订方案、研究战法并最终取得胜利。”

换装以来,该团出动运-20大规模、多批次上高原、出远海。短短几年间,实现了大机群远海飞行、超低空海上飞行、远距离入海飞行等突破。团长李彦表示,近年来他们与空降兵部队多次开展联合训练,成功实施远程机动空投空降任务,有效提升了运输航空兵复杂条件下体系作战能力。在不断的磨合中,双方对各自在未来战争中的角色定位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在夏雄看来,赴海外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与战斗力的提升是相辅相成的关系,部队只有具备战斗力,才能去执行任务;在遂行任务过程中既可以对战斗力进行检验,同时又积累了经验反过来提升战斗力。

周函期待中的精彩是执行下一次任务,“因为下一次任务是未知的,未知中充满挑战,希望我们能越飞越远,驾驶鲲鹏完成一次又一次任务。”

责任编辑:小编

最新发布

热门专题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快讯 |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