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快讯 健康

旗下栏目: 教育 体育 网络 军事

主页 》军事

1985年,中国外交信使携绝密邮袋在万米高空的美航客机上神秘失踪意图叛逃……

来源:上海热线 发布时间:2021-03-19 05:29:20
摘要:  1985年11月25日,中国外交信使杨水长在万米高空的美国民航客机上,利用同行信使何存峰上厕所的时机,携带外交邮袋向泛美航空公司PA72次航班机长申请“政治避难”。机长将杨水长及外交邮袋藏匿于客机“安全屋”内,以飞机

  1985年11月25日,中国外交信使杨水长在万米高空的美国民航客机上,利用同行信使何存峰上厕所的时机,携带外交邮袋向泛美航空公司PA72次航班机长申请“政治避难”。机长将杨水长及外交邮袋藏匿于客机“安全屋”内,以飞机故障为由,改降芝加哥机场。信使何存峰发现邮袋丢失后,利用外交手法智斗美国民航人员,数小时后,终于再次见到了两个外交邮袋。

1985年,中国外交信使携绝密邮袋在万米高空的美航客机上神秘失踪意图叛逃……

  36年前,发生了一场中美博弈。它既不是发生在谈判桌上,也不在会议厅,而是在1.3万米的高空。携带绝密外交邮袋的中国信使杨水长突然叛逃美国。中国绝密外交邮袋的命运如何?叛徒的下场又如何?

  万米高空,中国外交邮袋神秘失踪

  1985年11月25日早晨8点钟,美国旧金山国际机场。

  在泛美航空公司准备飞往纽约的一架PA72航班舱门口,正在登机的中国信使何存峰、杨水长分别提着一袋外交邮件,在满满笑容的美国空姐指引下进入舱内,分别坐在C舱二排的E号和F号。

  8点30分,飞机准时起飞。40分钟后,舱前落下银幕,开始放映电影。中国信使杨水长称自己在旧金山两天没睡好觉,将看护邮袋的任务推给何存峰,独自睡下。何存峰看着电影,心里仍记挂着自己的使命,眼睛不时扫向脚下的两只外交邮袋。

  过了约20分钟,何存峰想去洗手间,便推醒杨水长,叮嘱他看好邮袋。当何存峰返回座位时,他不禁大惊失色,两只邮袋不见了!杨水长也不在了!

  何存峰的脑海中快速思索着:“外交邮袋是信使的生命,人在邮袋在。小杨与邮袋在美国飞机上突然失踪,肯定是出了问题。会不会是小杨携邮袋叛逃了?”何存峰顿时警觉起来。

  他找遍座舱的每一个角落,但始终没有找到杨水长和外交邮袋的踪影。何存峰跨步上梯,准备到飞机上紧连着驾驶室的唯一“阁楼”里去寻找,但中途被两名穿制服的美方保安人员拦住了。

  由于自己的外语水平有限,何存峰只好请同舱一位英语流利的中国旅客当翻译,协助他与美方人员交涉。但美方保安人员态度蛮横,这一信息告诉何存峰:杨水长出事无疑了!两只装有绝密文件的外交邮袋已遇险!杨水长就被美方藏在“阁楼”里。

1985年,中国外交信使携绝密邮袋在万米高空的美航客机上神秘失踪意图叛逃……

  利用外交手法智斗美国民航人员

  分析清楚事件后,何存峰思考着如何与美方“短兵相接”。

  冲上楼去,夺回邮袋!

  不行,这是在美国的飞机上,更何况对方人多势众,不能意气用事,必须智取!何存峰冷静下来,他决定据理力争,运用外交手段与美国民航人员一决高低。

  “请你们注意外交信使的使命和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交出杨水长和外交邮袋,否则你们要承担全部责任。”何存峰义正词严地向美方表明了态度。

  “杨先生要求‘政治避难’,带走文件。他不愿再见您。”美方答复。

  何存峰的合理要求遭到拒绝。一位美国空姐转给他一个手提袋,里面是何存峰的护照、机票和他与杨临行时准备的零用美钞,并夹着一张杨水长写的字条。真相彻底大白,杨水长叛逃了!何存峰气愤至极。

  美方觉得不必再与何存峰绕圈子了,编造了飞机引擎发生故障的谎言,决定将飞机临时降落在芝加哥国际机场。

  “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改变航线?里面一定有鬼!”何存峰当即提出抗议,但遭到美方人员推搡。

  何存峰暗自发誓,绝对不能让国家机密落入美国人手中,舍去性命也要追回两只外交邮袋!

  此时,飞机已经降落在芝加哥国际机场,时间是下午1点半。美方民航机长不能不露面了。礼节性的寒暄后,何存峰直截了当地说:“我的同事和两只外交邮袋现在都被扣留在贵机的‘阁楼’上。希望机长本着民航客机的服务宗旨,施加影响,将我的同事和两只外交邮袋送回,并确保顺利抵达目的地。”

  “杨先生要求‘政治避难’,并表示要携邮袋去台湾。”

  何存峰再次予以驳斥:“他正在执行紧急公务,说明官方是信任他的,不存在所谓的‘政治避难’问题。如果他擅离职守,另有企图,那他就已丧失信使资格,外交邮袋当然应该还给执行任务的信使。”

  机长理屈词穷,神情尴尬,但仍然做最后挣扎:“杨先生要拆包取文件,建议你们一起下飞机。您可以当面监督杨先生拆封,然后换机去纽约。”

  何存峰一针见血地指出:“外交邮袋他人不得予以开拆或扣留,这是公认的外交关系原则。如果我们的外交邮袋被无理拆封,美国政府和机长先生本人必须承担全部责任。”何存峰毫不退让,坚定地表示:“我是贵班机的旅客,我的目的地是纽约,不到纽约决不下飞机。”

  结果,美国民航机长、中国外交信使何存峰、叛国者杨水长都僵持在PA72民航班机上。

  当地时间下午2点后,美国移民局及国务院官员先后登机。他们听取了何存峰的陈述和解释后,虽自知理亏,但仍话不饶人:“你的朋友不同意把邮袋交给你,他要带走。”于是,何存峰又一次申明了自己的立场,提醒美方遵循外交原则,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完全由美方负责。美国官员无言以对,一阵低声商议后,其中一人走近何存峰,不得不说:“你胜利了。”

  何存峰终于取回了那两只他视若生命的外交邮袋。

  杨水长被两名警察带走了。

  四年后的一天,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一位外交官在纽约的大街上碰见过杨水长。他孤身一人,步履蹒跚,精神萎靡,30多岁的人看上去像年过半百。据了解,他一直住在难民营,终日无所事事,没有绝密外交邮袋的叛国者自然价值不大了。

  事发之后,中方就这一事件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美方心虚气短,作了一番辩解后,保证今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至此,发生在万米高空的外交博弈结束。信使何存峰遇险不惊,智勇应变,不辱使命,受到领导的赞赏,有关部门给予他通报嘉奖,并记大功一次,晋升两级工资。

  ——摘编自《炎黄春秋》2021年第三期

 

责任编辑:小编

最新发布

热门专题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快讯 | 健康